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见成效:负担轻了 活力增了

w66利来国际com

2018-10-23

原标题: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初见成效:负担轻了活力增了  原标题负担轻了活力增了  近日▓,在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新能源汽车总装生产线上▓,工人正安装汽车底盘。 数据显示▓▓▓,今年前11个月▓▓,该公司销售各类车辆585990辆▓▓▓,同比增长%▓。

一年来,各方综合施策▓,企业综合负担切实减轻,实体经济运行韧劲显著增强▓。 张大岗摄  降低企业成本,增强企业活力,国民经济才能具备持久的发展动力▓▓。

今年以来,中央针对当前经济新常态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战略,为企业降成本减负担▓,最大限度放权给市场和企业,有效地激发了市场的活力▓,夯实了经济增长的根基——  2015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降成本”作为2016年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重点任务之一▓▓,并提出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

一年来,中央和地方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有力的政策措施▓▓,有效减轻了企业综合负担▓,增强了市场运行活力▓▓▓。

  组合出拳综合施策  在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方面▓,中央明确▓,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打出“组合拳”▓,从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降低企业税费负担▓、降低社会保险费、降低企业财务成本、降低电力价格▓、降低物流成本等多个方面入手,力促实体经济降本增效▓▓。

  今年8月份▓,国务院印发《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方案》▓,对今后一个时期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作出部署▓,并明确提出,经过1至2年努力,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工作取得初步成效,3年左右使实体经济企业综合成本合理下降▓,盈利能力较为明显增强▓。   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出台了全面实施营改增、阶段性降低基本养老保险企业缴费率、降低工商业电气价格、降低银行刷卡手续费等政策措施▓▓。   国家发展改革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表示,通过实施煤电联动▓、推进电力直接交易、完善两部制电价用户基本电价执行方式等▓▓▓,每年可减少企业电费支出约1500亿元;通过下调非居民用天然气价格,每年可减轻用气行业企业负担约430亿元▓;通过清理规范涉企收费▓,包括清理进出口环节收费、降低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和征信服务收费标准、取消部分涉企经营服务收费等▓,每年可减轻企业负担约540亿元▓▓。   多个省份结合本地实际情况▓▓,也制定出台了降成本工作方案与目标▓。

其中▓,广东省明确▓,到2016年底▓,为全省企业减负约4000亿元▓,企业综合成本比2014年下降约5%至8%。

天津市分两批出台了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的政策措施▓,经测算▓,第一批措施全部落实之后▓▓,全年至少将为企业减轻负担亿元;第二批政策措施实施后,每年至少可为企业减轻负担107亿元。   市场活力明显增强  在推进降成本的过程中▓,许多地方把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进一步清理规范中介服务作为首要任务来抓。   江苏省已经先后分7批累计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709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事项▓。

针对诸如评估▓、鉴定▓、检验、出具意见书▓▓、开展技术性检查等第三方中介成为行政审批之外的一道道无形门槛的问题▓,江苏省对26个省级部门报送的191项中介服务事项进行清理▓,对无法律法规规章依据的116项予以取消,确定保留18个省级部门75项中介服务事项,中介服务项目精简率达%▓。   浙江省明确将继续推进企业投资审批制度改革▓,继续大力推广高效审批模式;规范中介服务▓▓▓,一方面培育中介组织体系▓▓▓,通过市场化竞争的办法提高中介服务质量▓、降低中介服务收费▓▓;另一方面加强对中介服务机构的监管▓,出台服务标准▓、服务流程,明确收费标准。

  中央提出▓▓▓,要降低企业税费负担,进一步正税清费▓▓,清理各种不合理收费▓▓,营造公平的税负环境▓,研究降低制造业增值税税率▓。   今年5月1日起,我国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减税效果明显▓。 5月份新纳入试点范围的金融、建筑▓▓、房地产和生活服务业这四大行业▓▓,到10月底累计减税965亿元▓。

如果加上前期试点行业和原增值税行业减税规模▓,预计全年减税总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融资难▓▓、融资贵是实体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发展面临的老问题▓▓▓。

中国工商银行主动免除了涉及小微企业贷款的全部服务费用▓,仅此一项每年可为小微企业降低成本约70亿元。

与此同时▓,工行持续加大对小微企业信贷支持力度,截至6月末▓,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达万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

  总的来看▓▓,随着各地加快落实中央部署,积极开展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行动▓,降成本工作已经初见成效。

  重点攻坚隐形成本  降低企业成本,增强企业活力▓▓▓▓,国民经济才能具备持久发展动力▓。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刘元春认为,要使中国经济“血液循环”越来越通畅,必须在降成本上有重大突破。

但要真正解决这一问题▓▓,要有打持久战的思想准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公共管理与人力资源研究所此前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中显示,近年来▓▓▓,成本上升一直是企业面临的主要困难之一。

今年关于“当前企业经营发展中遇到的最主要困难”的调查显示▓,企业家选择比重最高的两项分别是“人工成本上升”(%)和“社保、税费负担过重”(%)▓。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在一份调查报告中指出,近3年来▓▓,企业微观经营效益普遍下滑,制度性交易成本依然偏高▓,“权力中介”现象普遍存在▓▓。

由此可见▓,降成本改革的重点在于降低由政府决定的企业成本▓,难点在于隐形的制度性成本。

  国家发改委市场与价格研究所专家郭丽岩认为,不合理的行政审批会导致企业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用于行政审批事项,加重了企业负担,又无法带来相应的产出和效益▓。 因此,必须加大简政放权力度▓,减少企业不必要的时间成本和人财物消耗▓。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表示▓▓,降低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减轻企业负担▓,进而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制度保障,必须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

针对目前管制多▓、办事难的问题,要把更多的审批变为备案▓▓,同时强化事中和事后监管▓;利用“互联网+政务”等改变政府服务模式▓▓、监管模式,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表示,发改委将会同有关部门和各地区▓,进一步加强降成本的组织领导和工作协调▓▓,统筹推进各项工作▓▓,督促落实相关措施;建立健全常态化的组织协调和督促落实工作机制▓,建立效果评估和统计监测机制▓▓▓,建立根据形势变化动态调整政策措施机制;并将加强对工作方案落实情况的督促检查▓▓,适时评估总结和推广经验▓,形成降成本的长效机制▓▓。

(林火灿)(责编:王千原雪▓▓、伍振国)▓。